查看更多

清梓鹤

【原创+露中】出逃记(七夕贺文)

-未完结

-送给sosa同志的生贺,虽然晚了好久

-HE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火车的颠簸自出发起就没有间断过,熹微在汽笛的呜咽中悄然而至。

蜷缩在我身旁的男人睡得很安然,双鬓几缕过长的发丝贴在汗津津的双颊上。不得不说这很不寻常——只有我知道,他并没有真正睡着。他沉睡中的呼吸从没有这样安稳过,反而像个五岁的孩子,爱踢被子爱打呼噜。

我看着车窗外飞速向后退去的画面,那一帧一秒都向着生命的初始驶去。倘若你没有来过这片俄/罗/斯的雪原,你大概会以为这是片寸草不生的蛮荒之地。而事实上这里有着湿冷的草垛和发霉的苔藓,有农夫和孩子在睡梦里彷徨,寻找着东方天色泛白的征兆。

多年来我一直在那里眺望远方,直到远方变成了东方,东方变成了他。

【2015.8.17 0:12AM】

“喂,小耀。”话筒那头响起熟悉的声音。王耀大概看了看来电显示,随即皱起了眉。

“伊万·布拉金斯基?怎么是你。”

“别废话。给你两个小时18分钟的时间收拾东西,两点半轿车会在你家楼下等你。”

“别胡闹了。”他疲惫地干笑了两声,“如果是今天的议案出了问题的话,你可以直接去找阿尔弗雷德,不必半夜三更地来打扰我休息。”

“和阿尔弗雷德没关系,我想我在前一句话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耀。如果你在两点四十之前没有赶到楼下的话,那就当我没说过这句话。假如你相信我,那就请准时赴约。”

伊万挂掉电话之前刻意去听了一下对方的呼吸声——该死的,这家伙真是擅长掩饰。他没有从王耀的声音里听到任何破绽,那嗓音一如既往地平静,就像多年前对待一个调皮耍赖的小毛孩一样。

他不知道王耀会不会赴约,毕竟这是个荒唐至极的决定。王耀大概会把这当成一个非愚人节的笑话吧。他甚至能想象出王耀此刻的神情——起先或许会困惑地皱着眉头,转而淡淡一笑,然后把手机调成静音状态回到床上睡觉。

但是他还是要赌一把。

在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凌晨,他忽然决定要出逃。

在这天他翻开那本旧影集的时候无意中抖落了那张黑白的照片——那是一九五几年的世界的模样。他和耀站在初春的白桦林里,分享着一条米白色的围巾。照片里自己举着手风琴,对着镜头微笑。而伊万注意到王耀没有微笑,只是安静地注视着自己,黑色的眸子里落了星屑。


他在这一天忽然开始想念世界的模样。想念西/伯/利/亚的湖畔和森林,想念南方连亘的山峦和海域。他想念世界之巅圣洁的霞光,想念巨大沟壑的瀑布千里,他想念彩虹,想念云朵,想念站在无垠沙漠里驼铃的脆响。

倒不是说他有多么唯/心/主/义。如果你亲身站在伊万的位置上,大概就会明白那种感觉。对于世界的认知是利益与纷争,没有亲疏也没有色彩。正是因为太过熟悉国家背后的尔虞我诈,所以无论走到哪里都没有风景。

几十年前的七夕王耀曾依偎在他怀中,对着窗外绚烂撒下的烟火自言自语。

“如果可能的话,我宁愿只做一个普通人。幸运地被上帝指引到这个世界上,与人相爱、生子,最后在平淡的喜悦与哀伤中离去。或许我们会在海边有一栋小房子,养一条金毛巡回犬。日出的时候我们迎着浪花去赶海潮,待到夕阳西下,我们就相依偎着靠在阳台上,看着对方温柔的眼睛缓缓入睡。”

“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,伊万。因为我们对这世界太熟悉了,所以才没有风景。”


所以他迫切地想要出逃,对自己撒个圆不起来的谎言。他需要伪装成一个普通人,去旅行,去看看他未曾好好看过的一切。


【2015.8.17 3:05AM】

当王耀拖着小型便捷行李箱从楼道里走出来的时候,伊万已经在等候了。他正倚在黑色劳斯莱斯的车身上,捂着嘴巴试图用打火器点燃一支香烟。他照例穿着一身米色的长风衣,将挺拔的身材衬得修长。

“我还以为你已经戒烟了呢。”王耀故意呛他。

“再怎么抽烟也比不上雾霾来得爽快。”伊万笑着掐灭香烟,学着对方的语气回敬道。“我还以为你是个准时的人呢。”

“你说吧,布拉金斯基。这么晚把我叫出了到底出了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。”

“嗯,也没什么。就是无聊,想找个人叙叙旧。”

“伊万·布拉金斯基!”王耀气得头脑发昏,“你他//妈知不知道我的时间有多紧张?今天的会议已经结束了,咱俩压根就不应该私底下再有会面!有什么事情不能等到下一次会议再说啊?更何况现在可是凌晨三点!”

“时间紧张是指抱着滚滚打《萌宠养成》一直打到凌晨三点的意思么。”伊万毫不客气地斜了王耀一眼。

王耀一听这话立刻就不淡定了。

“明明是《萌娃养成》阿鲁!我好容易把万涅奇卡养到十二级了马上就可以启动‘软萌正太模式’你竟然在这种紧要关头打断我!”

“来可是你自愿来的,我又没逼你。”伊万连忙拉住作势要离开的王耀,转言好劝:“大不了旅行回来了我陪你打通宵咯~”

“旅行?去哪?”

“目前还不知道,不过到了就知道了。”

王耀皱眉,立刻踮起脚尖去摸伊万的脑门。“几个小时不见你病得不轻啊。”

“那是因为我没吃耀。”伊万面不改色地说着,一边把王耀的行李拿起来放进后备箱里。站着一旁的东方人倒是愣住了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儿。“我替你向上司请好假了,不会太久的。”


tbc


评论(4)
热度(50)
©清梓鹤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