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更多

清梓鹤

【原创+露中/米白】Renting A Lover(出租恋人)

好久不见了lof....

这个脑洞早就有了,但一直无从下笔,于是就让它在word文档里躺了几个月。现在大概有思路了,先把一章放在lof上试试嗯ww

米白会来打酱油,雷者勿入

文风忽然变得如此奇怪我也不知道为啥,总之从来没写过傻白甜qwq

嗯,这就是一个傻x的故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Ch1】


“…确定这样就可以了吗?”

 

“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。反正我们只是暂时扮演一下情侣,您说对吧,布拉金斯基先生?”

 

后半句话听上去像是征询,但实际上根本不是在寻求对方的意见。

 

黑发的亚洲人比伊万整整矮了一头,一身干净的白色衬衫被熨烫得一皱不起。他没有画过眼线,一双象征着东方的眼睛却极为好看,狭长的形状并未显得他鼠目寸光,反而让伊万想起了商店里束之高阁的瓷娃娃。比起那些媚眼如丝的女人来说,还是这样精巧的小东西更讨人喜欢。只不过这瓷娃娃的线条显然比其他的要硬朗些,再与搭配的西装外套一衬,整个人立刻就显得英气十足。

 

伊万看得有些呆,刚刚还在脑海里翻腾不去的紧张感早就烟消云散。他下意识地望向窗外——雨水渐渐与日暮十分的雾霭融化在一起,原本能勉强看清行人往来,却因壁炉往外吐出新鲜温热的火舌而模糊不清。伊万·布拉金斯基抹了抹出汗的鼻头,这屋里的温暖气息简直要把他熏糊了。

 

王耀伸出食指在他眼前晃了晃:“嘿,先生,您这是在关键时刻打退堂鼓吗?”

 

“如果我这时候打退堂鼓,您会把钱退给我吗?”回过神的伊万反问他。

 

“不会。”小个子狡猾地眨眨眼,“我以为您不是那么计较钱财的人呢。”

 

伊万嗤笑道:“我就知道,您可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坑我的好机会。真不愧是商以诈立。”

 

  “您可是事先签过合同的,布拉金斯基先生。”王耀皱了皱眉,表示自己很不喜欢对方刚刚的言论。“就在三天前,是您亲自拨打了我的号码,说自己需要帮助——是您主动找的我,记得吗?”

 

  “是这样没错,可我没想到林小姐说的‘假扮情侣’和我一样是个雄性生物——”

 

  “那可不能怪我,把我错认成女人是您自己干的蠢事。”王耀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又皱起了眉,丝毫不掩饰对于‘雄性动物’几个字的厌恶。他平素里是个极有耐性的人,而这位叫做伊万·布拉金斯基的客户似乎天生和他八字不合——仅仅几句话,王耀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快点结束这桩生意。

 

  学校论坛上最近有个关于出租物品的广告帖很火。位于城南的‘万能出租屋’号称无奇不有,就像广告词上写着的那样——只要你不心疼银子,就没有租不到的东西。有人抱着好奇心去体验过后,无一例外地对这家小店连连称奇。从火柴盒、钥匙链、耳机这样的小东西,到类似于雨伞、脚踏车、凉席大件物品,甚至再到小型轿车和房子这样的庞然大物——‘万能出租屋’从未让人失望过。

 

“广告上的内容千真万确,伊万。”室友弗朗西斯对此赞不绝口,“我上次就在那里租用了一个…嗯你知道是什么的,总而言之,哥哥我和小亚瑟对那样东西满意极了——”话声未落,弗朗西斯就被扔出的枕头砸了个正着。回头一看,枕头的主人正怒气冲冲面红耳赤地站在盥洗室门口,嘴里还叼着一根沾着泡沫的牙刷。

 

  伊万推开玻璃门的时候是傍晚。他不得不感叹网上传得神乎其神的地方,竟藏在这么个小旮旯角里。头顶无意中触碰到了拴在屋顶的一串风铃,洁白的贝壳立刻唱出一段清脆的旋律。

 

  这家小店不大,几乎称不上店面,只能说是间个人工作室罢了,有一个小柜台和一扇通向其他房间的门。一个长发的东方女孩倚着柜台,正在电话上与人聊得兴高采烈。听见有人进门,她冲话筒里说了几句伊万听不懂的语言,然后挂了电话。女孩抬起头,伊万才注意到她耳旁别着一朵粉色的花。

 

 “晚上好,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?”

 

 “晚上好。我听说人们能在贵店租到任何东西?”他没有自我介绍,开门见山地说。

 

 “只要不违法犯罪,是的,先生——您在这里没有租不到的东西。”

 

 “可是今天我恐怕要挑战一下您的自信了,林晓梅小姐。”伊万扫了一眼女孩的胸牌。女孩听到这话,挑了挑好看的眉毛。

 

“我要租的这样东西,您这里很有可能没有。但请相信我,我不是来砸场子的,所有请不要那样盯着我。我之所以来这里,纯属出于走投无路,因为我实在想不到其他更符合逻辑的解决办法。”

 

 “您先别下结论,先生。先告诉我您想租用的那样东西究竟是什么?我很好奇。”林晓梅有点狡黠的笑了,伊万觉得她额角的那多粉色花儿鲜艳得有点晃眼。

 

 “是…”伊万踌躇了片刻,才道出心中的想法。“好吧,我需要租用一位恋人。嗯,您嘲笑我吧。我知道您此刻是怎么想的:这个糊涂蛋,缺爱缺疯了吧。我来告诉您,事情不是这样的…”

  

  事情其实并不复杂,不过一些未解决过的陈年旧账罢了。伊万向林晓梅讲起他在约克街上度过的童年,讲跟在他身后到处乱跑的表妹娜塔莎,还有他的死对头小恶霸阿尔弗雷德。林晓梅手里捧着一杯热茶,在一旁安静地听着。

 

娜塔莎对于哥哥的痴恋已经到达了人尽皆知的程度,她从小跟着伊万在小巷子里搞破坏,爬过的电线杆子更是数不胜数,额头膝盖上的淤青累累——一看就是跟一群毛小子打架的战利品。而至于阿尔弗雷德,他和伊万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干架,无数次一起被神父揪着衣领拽到小教堂里去忏悔。有句陈词滥调说得好,不打不相识。在第一百零八次跪在铁栏杆后面听白胡子神父絮叨后,小伊万终于和小阿尔达成了一致对外的态度。英雄见狗熊,两眼泪汪汪。虽说那以后他们之间动得拳脚也没少多少,但毕竟是孩子,打一架之后就好了。于是就这样,孩子长成少年,少年长成青年,阿尔弗雷德倒是成了伊万那段中二时期硕果仅存的朋友之一。

 

事情就坏在,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关系好了,见到娜塔莎的次数也就多了起来。伊万不是没有注意到阿尔的异常举动,比如他一见娜塔莎就兴奋地要命,比如他经常找借口去布拉金斯基家拜访。可以说,阿尔弗雷德对于娜塔莎的好感,就像娜塔莎对于伊万的痴迷一样明显。以至于这成为了约克街邻里茶余饭后的谈资,大家都指指点点,说他俩一看就有戏。但伊万从未担心过这件事情,他可是太了解那个小丫头了,娜塔莎看上去文文静静冷冷清清,其实是心里是头倔驴。只要她不想做的事情,没人能逼迫她,就算对方是像阿尔弗雷德这样的烦人鬼。

 

更何况,她一心迷恋着自己呢。

 

结果事实证明,岁月不止是把杀猪刀,还是把杀狗刀,专门虐杀单身狗的。

 

就在伊万刚上大二的那年,阿尔弗雷德和娜塔莎在一起了。阿尔弗雷德打了一通电话,以极度高调的嗓音宣布了这个“令人愉悦”的消息,恨不得让全世界知道这一喜讯。伊万的第一反应是:你个小兔崽子骗谁呢,不可能,娜塔莎可是我的小跟屁虫。阿尔弗雷德对此的回应就是嘿嘿一笑,说我就知道你个冥顽不灵的木头不会相信。

 

三个月后的寒假,娜塔莎打电话告诉伊万自己要去他学校看他,于是伊万就打的去电车站接她。伊万当时听到的消息是:娜塔莎会一个人坐电车来。所有当看到阿尔弗雷德满脸笑意地拎着娜塔莎的行李站在月台上时,伊万还真是傻了眼。当时是深冬,娜塔莎穿着一身长款米色风衣,戴着羊绒围巾,风吹得她的秀发有些凌乱。阿尔弗雷德放下手中的行李箱,用手指捋了捋娜塔莎额前的碎发。

 

最惊悚的是,娜塔莎那冰蓝色的眸子里还泛出几缕笑意!

 

准备过去打招呼的伊万当即被施了定身术,他事后回忆,耳边那呼呼寒风充斥了大自然对于单身狗的无情嘲讽啊!

 

直到他们走到一家茶馆歇脚的时候,伊万才缓过神来。于是他当即抄起一盘炒花生米,朝着阿尔弗雷德的头上扣去。娜塔莎眼疾手快,抓住了伊万的胳膊。“你这是干什么啊,哥哥!”

 

“教训一下这不识好歹的蓝蓝路。胆子愈发大了哈,竟敢泡我的小娜塔。”

 

伊万脸上不但毫无怒意,而且嘴角还挂着笑容。但面前这二位毕竟是与他一同长大的发小,都知道这笑容其实是他黑化的前兆。“怎么,你觉得不应该吗,娜塔?”

 

“…”娜塔莎有点累感无爱地扶住额头,“哥哥啊,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。”她注意到伊万异样的目光,于是转而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:“我早就长大了,伊万。我早就不是你的小跟班啦。”

 

伊万得承认,他听到娜塔莎叫得那声“伊万”,心情复杂极了。一方面庆幸自己再也不用被自己的表妹缠着逼婚,一方面又对于阿尔弗雷德和娜塔莎的良缘极度不爽。

 

不爽的原因很简单:多年追随自己的姊妹,忽然成了别人的,这换了谁都不好受吧。

 

伊万光顾着不爽,以至于接下来娜塔莎和阿尔弗雷德的谈话内容他一字也没听到。最后阿尔弗雷德问他:“你有女朋友吧?”的时候,伊万条件反射地答了一句“嗯”。

 

事实证明,这个心不在焉的“嗯”为伊万之后的苦难生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恍恍惚惚地从茶馆出来后,伊万才模模糊糊地意识到自己可能不小心把自己给卖了。他目送着夕阳里并肩二人的背影,回想着阿尔临走前不怀好意的神情,他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骂出一句卧了个大槽。

 

果不其然,布拉金斯基太太的电话第二天就来了。

 

布拉金斯基太太虽说对于儿子的姻缘之事并不算感兴趣,但好歹伊万是布拉金斯基惟一的儿子。眼看着伊万快毕业了还没有个正经的对象,布拉金斯基太太心里别提有多焦急了。平心而论伊万其实长得不差,因此也不缺女人缘,只是没几回恋爱是正儿八经的,谈过的几个都和平分手了。人家给得理由是——不想和一木头加冰箱谈恋爱。

 

其实伊万不木讷,只是在某些方面有点不解风情罢了。人家说好冷啊,他会丢过去一句我也很冷作为回应,然后就没下文了。弗朗西斯知道后笑了半个小时,直到伊万一袜子塞进他嘴里。

 

“依我看啊,还是你经验太少咯,又没有哥哥我的天生把妹技能。”

 

这倒是大实话——伊万确实是经验太少,简直可以说是寥寥无几。再加上随遇而安的心态,他被弗朗西斯和亚瑟虐了那么多年,到最后竟也习惯了。

 

可俗话说得好,皇帝不急太监急。娜塔莎和阿尔弗雷德的事情公之于众后,布拉金斯基太太对于伊万的感情状况的关心更上一层楼,对于伊万的措辞也开始频繁地以“你看人家娜塔…”开头,生怕自己的儿子在另一个城市还来不及盛开就缓缓孤独终老。在得知伊万找到了女朋友后,布拉金斯基太太立马从她那摇摇椅上跳了起来,拨打了远在另一城市的伊万的电话。

 

面对母亲接二连三的盘问,伊万答得很心不在焉。

 

 “你们怎么认识的?”

 

 “心理学课上,她坐我前面的位置。”伊万一边咬着一根铅笔,一边含糊不清地回答。

 

 “你们交往多久了?”

 

 “啊,差不多一年半了吧。”伊万捏着手里的可塑橡皮,将那团软塌塌的东西想象成阿尔弗雷德的脸。

 

 “什么叫差不多啊!一年多了都不告诉你妈?这次还是阿尔弗雷德回来的时候跟我讲得——话说,她长什么样?”

 

“哦,我亲爱的妈妈。”伊万真后悔高中的时候没能掐死阿尔弗雷德。“你知道的,我从不以貌取人。”

 

“别搪塞我,万尼亚。快老实告诉我。”

 

“好吧。”伊万叹了口气,开始胡言乱语。“她挺漂亮,黑头发黑眼睛,嗯。”

 

若伊万在那时向布拉金斯基太太投降坦白,那么布拉金斯基太太也不会急切地邀请他们去表哥爱德华的婚礼,后面的事儿也就不可能发生了。

 

 伊万挂了电话,掌心里全是一层密密麻麻的汗。要知道,爱德华表哥的婚礼就在一个星期后,而母亲希望他三天之内赶回家里去。倘若在那之前不把谎言圆起来,他就完蛋了。伊万很想再拨回电话去,告诉布拉金斯基太太他刚刚都在胡言乱语。但转念一想,以母亲刚刚这激动的反应,八成挂了电话就将这消息禀报父皇去了。那老爷子要是知道这其实是个儿戏,他的信用卡得被封个多少个月啊——要知道,斯捷潘·布拉金斯基可是左邻右舍出了名的暴脾气。

 

 伊万不想吃白食,但他也没有兴趣天天蹭隔壁本田菊的泡面过日子。更何况最近学业紧张,他实在抽不出时间去多打一份工。

 

 

“您自己选一个吧,在这些人里。”林晓梅递给伊万一沓照片,上面清一色得都是些面容姣好的女人。“但说好了,就一个星期。在此期间,除非对方愿意,不得与对方发生任何不良关系。”

 

  “这点您放心。”伊万边翻着照片边低声嘟囔,“美人对我的诱惑力其实没那么大…”

 

   林晓梅本喝着茶,噗嗤一声差点给喷出来。她看到伊万一脸无辜的神情,才意识到他说得并非假话。

 

   “依我所知啊…”她接过伊万手里的照片,翻来翻去。“这个,有脚臭;这个,脾气太差劲了…还有这个,她有个怪癖,你和她在一起会被她身上的香水味儿熏死的…嗯,这个不错,那个也还好…”

 

   “那这个呢?”伊万抽出一张照片,细细端详。那张照片其实照得并不算多好看,甚至对焦都有些模糊。但细细一看,一个黑发黑眼的人儿藏匿在众多金发碧眼的女郎里,一身红衣,细致的眉眼间有种不沾俗尘的清秀。那人温润的目光浸润过胶片的厚度,安静地凝视着伊万的脸。与群芳一较量,失色却又让人黯然失色。

 

  伊万一向对于异国的事物有种特殊的向往。东方,乃钟灵毓秀之地。淡淡一瞥之间,就无意将他勾住了魂魄。

 

“这个啊…”林晓梅端详了半天,竟然哑口无言。

 

“怎么了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

“没——没有,没有哈哈哈…”林晓梅不知为何笑了起来。

 

“您…确定?”伊万被林晓梅的笑声搞得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

“您稍等一下哈。”林晓梅冲伊万意义不明地笑笑,放下一摞照片去前台拨电话了。她按下一串号码,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几句话,那人回了一句简短的话。林晓梅修炼不浅,软磨硬泡。她换上撒娇的语气,那人估计是把持不住了,终于举手投降。

 

  林晓梅转过身来,满脸的神清气爽。伊万觉得莫名其妙。

 

“我确定啦,布拉金斯基先生。”她递给伊万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一串数字。“今天下午您就打着个电话,然后对方会和您商量见面的事情。”

 

“…就这样?”伊万盯着纸上那一串娟秀的笔迹,有点不敢相信事情竟如此简单。

 

“您就放心吧!对方不想来也得来,交给我啦!”林晓梅说着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,“时间也不早了,布拉金斯基先生就放心回去吧,不然宿舍查寝可就赶不上了。”

 

伊万走到门口,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来:“那——费用呢?我该付您多少钱?”

 

“今晚您和您的出租恋人谈好价钱后,我会派人寄账单给您的。”

 

  伊万出门的时候,头又不小心碰到了那串吊在门口的贝壳风铃,发出一阵悦耳的敲击声。他推开门,凛冽的寒风灌进领口。伊万整理了两下他的围巾,沿着街边夕阳冻结的痕迹走去。他看了看时间,乘公交车回去还来得及。

 

  他还没有意识到,自己正不知不觉中走进一个善恶意参半的布局里。


T.B.C.


评论(18)
热度(114)
©清梓鹤 | Powered by LOFTER